亿万先生娱乐成: 回忆武工队和国民党监狱的那些日子里

文章作者:  发布时间: 2017-12-04  


       我的父亲许东涛是1938年入党的老党员,掩护过几届地下党的负责人,在任武义汽车站长期间,1948年因武工队枪杀武义国民党书记长何如圭。不经意中让其立下遗嘱“如圭于柳宅”,地下工作暴露,国民党当即出动军警,逮捕了我的母亲和叔父许东山,并以政治犯名义押到杭州特种刑庭(我叔父在刑庭受尽酷刑始终坚强不屈,直到被解放大军救出,现仍健在,享受离休待遇)。我父亲则直奔武义武工队并担任过武义武工队队长,六支队参谋等职。

在此期间,有些日子我就跟随着武工队,当时才九岁,晚上由武功队员背着我走夜路,转移和奔向另地,白天则隐蔽在与我党有联系的人家。我亲眼目睹了武功队员一面擦着枪支整理着子弹带,一面唱着游击歌曲,英姿飒爽,大义凛然,那种战斗必胜的神情深深刻印在我的脑海中。后来又由组织安排我母亲和我(母亲因怀孕在身,经有关人员努力取保释放)隐蔽在永康灵岩一带,每月由组织派人送给房东银元二块。

1949年上半年,我又被父亲安排到乡村的一所小学念书,因为父亲策反国民党自卫队多人携轻机枪、卡宾枪等投诚武工队,国民党当局随即派出大批军,包围了家乡柳宅,扬言要血洗全村,在他们回武义县城的路上,知道了我读书的地方,随即把我缉拿投入国民党监狱并致信我父亲要他交回起义人员及枪支,否则就将柳宅全村烧光,“把你儿子丢入火中烧死”。由于当时尚属年幼,加入解放大军随迁,国民党自顾不暇仓促准备逃离,也就没有过问我。随后我父亲又通过与我党有关系的国民党内亲共人员把我保释了出去,很快武义也就解放。

回忆这两段往事,历历在目,心情起伏,它成为我个人历史上不可磨灭的记忆。特写此文以为铭记。



 

关闭当前页面